当前位置:首页  ->未来资讯 ->媒体报道

中国湾区能超越美国硅谷吗?

时间:2018-05-29 来源:中国科技网 点击次数:375

中国科技网北京时间5月29日电  5月26日,未来论坛首次走出北京,来到鹏城——深圳,这座平均年龄只有35岁的年轻一线城市。此次峰会讨论的核心话题是,“深圳领衔的中国湾区能超过美国硅谷吗?”


先来看一个数据,1978年时,深圳的GDP大概是2亿人民币,而去年这个数字来到2万亿人民币,四十年里增长了1万倍。如此惊人的数据背后凝聚的是几代人的努力,其中科学技术的推动作用不可小觑。当今世界,提起人工智能,人们往往能想起两座城市:深圳与西雅图,西雅图为代表的美国硅谷是技术创新的源头,而深圳则是全球AI技术实现的不二选择。


围绕这个话题,饶毅、陈十一、卢煜明、田刚、王晓东、夏志宏、薛其坤、杨强八位顶级科学家和马化腾、张磊、沈南鹏、陈恂、方方、孟亮、虞锋、陶匡淳八位知名企业家、投资人分别展开两场高端对话,其间妙语如珠、神趣飞扬,给现场和观看直播的亿万科学爱好者提供了一场能量密度极高的精神文化大餐。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陈十一说,在商言商,在教育言教育,深圳对标西雅图最核心的指标还是大学。大家一提到硅谷,就会想到斯坦福、UC伯克利,科技创新最核心的力量、源泉还是大学。


那么,斯坦福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主要有两个关键词,第一个是“学术自由”;第二个是“企业家精神”。这两点深圳都不缺。


首届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得主、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副院长卢煜明指出,深圳成为世界领先科技中心的机会很大。从香港中文大学到深圳人才公园只要1个小时,不仅是交通,学术、研究、科技方面,深港之间的各项合作还可以再紧密一点。


卢教授举例说自己是做医学研究,做DNA的,目前深圳的DNA样品还不能运到香港。如果大湾区要同国际对手去竞争的话,一定要把这些障碍去掉,因为我们是一家人。言语至此,卢教授那颗爱国感人的拳拳之心让现场每一个人动容。


创新先要有创新的土壤


未来科学大奖科学委员会委员、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创始人王晓东教授说,自己在这个题目上并没有发言权,因为他既不了解中国的深圳,也不了解美国的湾区。


但是王晓东教授还是分享了他在美国德州达拉斯花了25年时间,得出对于科技创新的真切感悟。他说很多人都没有听过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但它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学校。这个学校50年代才开始建,第一个校长1956年才上任,可居然培养出6个诺贝尔奖得主,基本上是全世界医学院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地方,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的成功对深圳科创事业的建设应该有一定借鉴作用。


王晓东特别指出,西南医学中心虽然科学上很成功,但却没有成为斯坦福,因为在创业方面也走入很多误区,这些误区对于深圳应该有更大的参考意义。


创新主要依靠年轻人,在一个完全没有基础的地方,年轻人才可能很快长起来,如果很多大树,小草肯定会被阴凉遮住。


深圳刚好有年轻的优势,要给年轻人提供空间,提供自由。这个自由有两层含义:一是把全部精力放在自己擅长事物上的自由;二是给年轻人提供足够物质、文化和精神上的支持,这样年轻人才能起来。


王晓东强调,必须认识到,西南医学中心最后没能催生一大批企业,最核心的制约因素还是人才。要把企业做起来,不光要做科研,更需要商业和工业界人才配合,文化、艺术、医疗、教育,方方面面的元素都要配齐。


人工智能或助推深圳走上世界之巅


首届未来科学大奖物质科学奖得主、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认为,硅谷的兴起赶上了一个时代,就是所谓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即现在应用广泛的信息技术革命。


如果期望深圳超过硅谷,还需要等待一次革命,需要等待某个技术或某一堆技术形成的技术浪潮来改变世界,这个并不容易。


薛其坤说,如果人工智能可以导致下一次工业革命,使整个技术进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话,也许深圳就能抓住这次历史机遇,真正在全世界科学家、创业家和企业家心目中形成自己硅谷一样的神圣地位。


薛其坤说,我们等待着一个颠覆性的重大技术产生。比如医学的发展或下一代信息技术与人工智能的结合等等。但一下子看到一个划时代的技术,这种跳跃在短期之内比较难,发展一般都是渐进性的发展。未来谁都无法预测,但确实充满了机会。


深圳需要灵魂性大学


薛其坤指出,单从大学数量讲,美国湾区可能还没有深圳多,这里有深大、南方科大,北大、清华、哈工大都有分校,数量并不少。深圳还是应该打造一个精品大学,这个大学会成为这个地方高等教育、科技创新的灵魂,这很重要。


学校规模大没有用,得有旗帜,得有灵魂性人物,灵魂性大学才能引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教育,这可能比简单打造一个或几个有名大学更加重要。


薛其坤说,像深圳大学培养了马化腾这样的杰出企业家和创业者,我们还需要培养未来的科学家、教育家、艺术家等。深圳需要有这样一个灵魂,具有灵魂性的大学,所以打造一个品牌,打造一个斯坦福那样的大学很重要。


所谓创新的生态,一般情况下还需要相对完整,不能单一。如果要变成个各方面最优秀学子和人才汇集这个地方。创新的生态就像深圳的阳光雨露、蓝天白云,深圳不单只是创业家、企业家的乐园,同样也应该是科学家的乐园,教育家的乐园,艺术家的乐园,只有各方面都比较完善了以后,世界上最优秀的年轻人才会来到这个地方,最优秀的创业者会来到这个地方,最新的技术发明会诞生在这个地方。


饶毅教授在总结中说,从现在作为起点,总结过去40年,展望未来40年,深圳可能将会在后来的发展中超过硅谷,因为深圳平均年龄只有35岁,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也非常让人充满期待的年纪。


薛其坤也说,最年轻最有活力的人在创业,当机遇来的时候,才会有最大的力量去抓住这个机遇,才可能出现弯道超车,把最关键的技术抓住。现在从我们国家发展潜力来讲,超过硅谷不是完全难以想象的问题。


自从国家启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以来,深圳与西雅图,中国湾区与美国硅谷的对比就一直牵扯着人们注意力的神经。相信5月26日的这场高端对话会牢牢镌刻在深圳历史的长廊中,深圳之于中国,中国之于世界,科学之于人类,就像饶毅教授说的那样,“40年后,我们再来看”!


分享到: